核物理一夜之间被外行“取消”?专家集体抗议
栏目:行业动态 发布时间:2018-11-16
2018年11月9日,中科院文献情报中心(以下简称“中心”)在微信公众号“fenqubiao”发布了“2018年中科院期刊大类分区方法说明”及其测试结果,在核物理领域引起轩然大波,随后“中心”又发出一个观点离奇的“相关说明”。广大核物理工作者以各种方

    2018年11月9日,中国科学院文献信息中心(以下简称“该中心”)在微信官方账号“分句条”上发布了“2018年中国科学院期刊分类方法说明”及其测试结果,在核物理领域引起轩然大波,随后该中心发布了观点诡异的“相关说明”。大多数核物理学家以各种方式表达了他们的反对意见。

    考虑到这种分类采用中国科学院的权威名称,不仅在期刊分类上,而且在相关机构、学科、职称、人才、招生、项目等的评价上,都有很大的影响。因而对我国科学技术的发展有很大的影响,所以我们有必要提出明确的意见和建议。

    中国物理学会核物理分会——

    定期分区中的错误

    原则上,期刊影响因子(IF)不应作为衡量期刊学术水平的主要依据。综合指数是衡量期刊整体出版和引用的参考指标。它与期刊所针对的领域特点、受众数量、出版物数量、期刊运营模式等有很大关系。对期刊组织有参考价值,但与期刊的学术水平,尤其是期刊中某篇具体文章的学术水平没有直接关系。

    用IF作为文章学术水平(划分)的评价标准是不合适的,用IF作为评价机构、学科、人员的标准之一更是离谱。就好像以一篇稿子在社会上的受欢迎程度来判断它的价值是不合适的。

核物理一夜之间被外行“取消”?专家集体抗议(图1)

    “唯IF”比“唯论文”更极端,会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事实上,自该中心几年前出版期刊分册以来,科技界反应强烈,批评颇多。虽然今年发布的区划方法做了很大调整(比如从统一一级学科到统一各个二级学科),但以IF为主要依据的本质并没有改变,所以负面影响依然存在,有些问题甚至更大。

    事实上,长期以来,国际国内学术界对期刊水平已经形成了公认的、权威的认识。参考国家大力提倡的代表性评价方法,很容易提出各学科具有代表性的高水平期刊名单。外行人根据一定的机械统计“计算”学术标准,颠覆学术界自然形成和公认的标准评价,是不合适的。

    我们仔细查阅了分区使用的方法和数据列表,认为这真的相当于一个大学生和一个中学生做统计计算练习的水平,1-2个学生几天就可以轻松完成。这样得到的结果必然会有很大的偏差,用于权威出版和各种权威审查程序,缺乏对数千名科技工作者的起码尊重。我该怎么办?

    如确需另起炉灶分刊,应在广泛咨询的基础上设立严格的审批程序,并按要求公示审批流程和参与人员。

    考虑到中心出版的期刊分类的权威性名称和较大影响,应建立严格的操作和审批程序。从事这项工作的人员应具有严谨的作风和良好的科技培训。既定的数据收集范围、划分标准、结果审批程序和相应的委员会组成应在所有院士、相应的科研机构和相应的学会范围内广泛征集和宣传。这是目前各种科技项目和人才主管部门普遍采用的方式,应该在比较有影响力的事业部成果发布之前进行。其实从这个互联网的测试结果来看,制作过程相当草率,结果非常“精彩”。现在的例子如下:

    首先,比如一级学科“物理天体物理学”下两个学科的划分,与国际(IUPAP)和国内(CPS)学会的分布、国际和国内期刊的分类、国内外学科的划分不一致。这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没听说过广泛征求意见,也没见过宣传过程和决策者。我好像主要是用一些算法“生成两个学科”,这在世界上是闻所未闻的。

    其次,每个期刊“只属于一个两个学科”,在学科交叉越来越广、越来越深的时期很难建立,会极大地影响划分结果。如何做出这个选择,不得而知。

    最后,按照现在的方法把一本杂志放在一个两个学科里面是很严重的事情,但是网上发布的数据表却有一些明显的错位。比如EPL,欧洲期刊——统计物理算专题,年鉴物理,国际物理学会期刊量子信息算物理,把中国物理学家,印度应用物理学家,韩国物理学会期刊算凝聚态物理等等都算错了。都是显性的物理合成。数学物理的俄语来源是显性数学物理,但算物理综合。与核物理相关的部分分析如下(见附表1-3)。这是一个只要在相关期刊的网站上看最简单的介绍或者单纯咨询物理专家就不会发生的错误。附表3列出了我们发现的有明显错误或分类有问题的期刊,只是基于我们比较熟悉的部分,其他学科相关的问题应该很多。核物理不是两个学科?

    核物理没有出现在两个学科中,违反了国内外所有学科,会造成严重的负面影响。“中心”根据自己设计的一组数据关联和阈值,将核物理聚类到其他两个学科,并去掉聚类中的平行名。

    其实长期以来,核物理是国内外各类学科中比较典型的两个学科(在我国本科招生分类中经常被列为一级学科)。“粒子物理与核物理”的聚类只出现在国内的博士项目中,但也是并列的,并不影响世界上粒子物理与核物理的区分。

    一门学科的诞生,是建立在科学在长期探索过程中发现客观世界的新层次、新规律、新应用的基础上的。它在国内外有着悠久的规范和共识,体现在学术社会制度、出版制度、教育制度和安装制度等各个方面。毫无疑问,今天的跨学科日益紧密,这也体现在期刊文章的相互发表和引用上。但这在本质上并不影响基于对象层面和研究范畴的学科区分。跨学科问题在国内外学术社团层面分析和组织得很好。

    基于期刊与文章的引用关系来“计算”学科群,在国际上是闻所未闻的(参见“中心”的“相关说明”)。这类似于用某些成就方法的自制指标否定医学,会导致伪科学对科学的颠覆,造成极大的危害。

    即使以“中心”提供的列表数据来看,明确或主要属于核物理的期刊有14种(见表1),属于核物理和粒子物理的期刊有7种是平衡的(见表2)。从期刊的角度来看,核物理自然是一门独立的两个学科。至于“相关描述”中提到的“引用关系”是否可以用来标注“学科距离”,是否“同一门槛”有意义或者由谁来决定等等。这是一个相当武断的问题,不应该轻易用来改变学术界在广泛而认真的讨论、验证和审查之前已经广泛认同的学科划分。

    起源于1896年的核物理,是核科学技术和亚原子材料水平范畴内历史最悠久、基础最雄厚的学科。一百多年来,核物理一直处于材料科学的前沿,对人类的生存发展和国家的地位与安全发挥了重要作用,成为衡量综合国力的重要标志。中国发展“两弹一星”对国家地位的影响就是一个例子。核物理以其自身的发展,也为其他学科提供了重要的理论基础和研究手段。21世纪,核能和核安全在国家核心利益中的地位越来越突出。在基础研究方面,国际国内核物理研究继续蓬勃发展,面临重大突破,对国防、能源和交叉领域的发展起到重要推动作用。面对当今极具挑战性的国际能源和安全环境,世界上所有科技大国都在集中部署核物理研究。比如核物理相关的科学仪器建设,数量最多,进展最快。在我国走向世界科技强国的过程中,核物理学科显然只能加强,而不应削弱,特别是在没有周密程序的情况下,因为一些幼稚的低级操作对国家科技事业和许多科技工作者造成了严重危害。

    核物理研究的一个重要特点是涉及大量核素。通常不同的机构和团队各有侧重,相互借鉴的范围相对有限。核物理研究的另一个重要特点是基础和应用并重,这与核安全和核技术应用密切相关。因此,国家通常需要在一定程度上并行发展,以避免受制于他人,这也导致相互引用在一定程度上受到限制,尤其是对于特定的应用。因此,核物理期刊的平均影响力可能更低。

    把核物理期刊归入其他学科是不公平的。这种情况发生在不同层次的学科之间,并得到了特别纠正。不同的两个学科之间存在类似的问题,不应该做不当的聚类。随意去掉核物理的两个学科,会对学科和机构的建设、团队和专业的发展、公众的影响产生非常负面的影响,这也是核物理科学家和教育工作者普遍强烈反对的主要原因。

    期刊的正常分类

    在一个两个学科中,主要期刊的水平是众所周知的,不适合完全用IF来划分。例如,PHYSICALREVIEWC被公认为是两个学科中最好的核物理期刊,尽管它的IF并不是最高的(3.423)。目前,中华人民共和国“居中”并“计入”3区是完全不合适的,至少在2区是不合适的。另一个例子是《物理学研究部分的核结构》,它被认为是核探测方面最好的期刊之一。虽然IF只有1.299(这些期刊都有低IF),但同行都被视为该领域的顶尖期刊。目前NIMA被列在4区,完全不合适,至少应该在2区。

    如前所述,如果每两个学科都确定了有代表性的高水平期刊,那应该是理所当然的,共识程度高的,可以由学会或者各大科研院所来完成。真的没必要重新起炉灶,花外行的人力物力去“算”。特别是,这种只适用于综合框架的方法不应对科技事业和人员造成巨大伤害。这也是我们对“中心”和主管部门的主要建议。如果一定要坚持“计算”学科和“计算”期刊的分类,希望建立和完善工作和审核程序,正常划分两个学科,特别是保持核物理作为一个独立的两个学科,认真细致地对待两个学科中每个期刊的归属问题。